秦哪

我们的口号是:砸院端窝,烧庙砍堂!!

下雨天

我我我爬入新坑了!!!!

我罪该万死

高校拟人的设定是 @门式锻刀一厂 老师的!

我就是看了门老师(?)的图入坑的!

本章主要涉及人物有人大,北大,北理工,北航,云理工,南大

背景是北京冬天大雨

开始了,看官们!

===========

人大把伞丢在门口,杀气腾腾的沿着湿滑的瓷砖走来:“北京怎么这么大雨,比云南还恐怖。”

帆布鞋在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很沉闷。

“雨天路滑”的牌子被人大踹到一边,她走到窗户边上,伸手想要锁窗户,手扶着窗台,双脚踮起,“呲溜——”帆布鞋的皮头滑了一下,人大左手撑着窗台,右手扶着窗户,想站好,

很明显,瓷砖想给她一个摔跤的机会。...

你们不要拦我,我要跳楼

微博一个博主做的沙雕同人小说生成器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


我们zr党的尊严…


没有了没有了


我已经……猝死……了


雨夜爱情故事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晚上。

Ray一个站在街边,突然一瞬间,风雨,闪电。

好像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街边的人都疯狂的朝着路边的小店跑去避雨,而Ray一动不动像王八,孤独的站在十字路口。

“好狗不挡道”,在此路过的车示意路中央的Ray让道,可她还是一动不动像王八,司机无奈只能绕了过去。

Ray心想,他为什么还不来找我?

无奈,心酸。

冷冷的冰雨在Ray的脸上胡乱的拍,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雨水随着发...

我翻了翻tag

好像就只有我一只青蛙

段子,大概写不出来【张楚】

楚云秀吃水晶糕的时候,水晶糕会从勺子上滑下来,呲溜——,水晶糕滑了。

“我帮你弄。”

楚云秀看着张新杰戳水晶糕。

“奶爸,水晶糕要碎了,还是弄不起来吗?”

这东西真的好滑啊。

“老板,麻烦再来一碗水晶糕。”

我就不信了。

“弄起来了。”

呲溜——

又滑了。

“老板,你们店有凉粉吗?来一碗,麻烦给我一个铁勺子,塑料的弄不起水晶糕。”张新杰招招手。

“你就叫一碗凉粉?”

“你先吃,我搞定水晶糕之后再点凉粉。”

“凉粉居然是辣的,没良心。”楚云秀看着老板浇上一层辣椒酱。

楚云秀到柜台亲自端来凉粉。

筷子往凉粉里一卷,刚夹起来。

呲溜——

滑了,

“这个夜宵店卖的都...

哈利生日快乐!

🎂🎂🎂🎂
🎂 🎂
🎂。 🎂

一个正经的群宣



记得把图片点开看看【警告】

群号:698894863

我们群的一寸灰需要一个好基友木恩

袁柏清要一个cp许斌

我是群里的云秀,差一个脏心杰

我们群的薄情儿有点疯,没事别理他

空皮的话就可以用的,不审核

禁止重皮!!!

烟雨需要一个李华【我皮一下

可欣,可怡,钟叶离,柳非这几个女选手的皮还空着

你们来的话,帮忙撮合一下肖戴【嘿嘿嘿

【我个人想凑一对别柳】

邪教慎入呦

占tag致歉


nice!!!百里屠苏挂了!!!

粮食向 

无cp


好像有一点张楚,随心食用,你当它是作者无聊也可以(小声哔哔)


第一次写全职篇


手机发文,所以说没法打双引号,请谅解 


我试试用空格

之前说过要发地址给土豆老师,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弄那就艾特一下吧


 @洋芋头! 


我要在这里疯狂安利土豆老师的文!!!


===============

“小华子!!!!!” 楚云秀往麦里喊了一声。 ...


悖论(原创)(ABO)三(上)

*混个更

*你打我呀打我呀

*有点忘记前面章节的孩子们可以去复习复习

一:http://bihaichaosheng774.lofter.com/post/1f0a7dc8_ee9279d9

二:http://bihaichaosheng774.lofter.com/post/1f0a7dc8_ee9c0601

*搞个超链接真烦

*新人物出现啦啦啦,诃珊我女神

*其实眼睛盒这个梗我已经存了好久了

=================================

3.《倬彼我系》

“我叫诃珊。”诃珊笑着和对面的人介绍自己。

“T高的?”对面的人抬起眼瞅了她一下。

“就要...

妈蛋,今天又要更文了。

脑洞好大但是懒得写,

番外已经写好了,

如果没人看的话,

那就我自己自娱自乐好了。

气鼓鼓(呸

挺想搞事情的(好啊好啊

占tag致歉

悖论(原创)(ABO)二

*哈哈哈哈哈,神他妈,笑到停不下来

*《悖论简史》绝版了,破墙安利

*安利《非是非非》,看不懂的悖论定理的小伙伴们可以去搜一搜

*正文开始啦

——————————————

2.电车

“正确答案我写在纸上,关毓,你说一下你的见解。”余佑站在柯畔边上,搭着柯畔的肩膀,显然有点心疼柯畔。

“从一个功利主义者的角度来看,明显的选择应该是拉拉杆,拯救五个人而杀死一个人。但是,一旦拉了拉杆,你仍旧是一个不道德的人,因为是你让那个人死去的。然而,旁观者认为,你身处这种状况下就必须要有所行动,你的不行动将会是同等的不道德。总之,不存在完全的道德行为。”关毓将眼神投到余佑身上,眼里藏不住的狡黠。...

1 / 2

© 秦哪 | Powered by LOFTER